從歷時二十天的長途旅行回到家的第二天,我硬是在開學前的繁忙行程中抽空到大賣場,買菜。

說好要做菜給遠道而來的大學友人一嘗,此外隔天系上辦的野餐餐會也需要提供一道菜,最重要的是,做菜,比起睡在家裡乾淨床上,也許更讓我馬上有「回到家」的感覺。雖然在二十天的旅程中,多多少少,我們還是會自己下廚包辦膳食。

凡是留學生一定對每個人帶一道菜的「potluck」不陌生,對許多留學生來說,這幾乎是美式生活的初體驗。而身為來自擁有五千年深厚美食歷史國家的「Chinese」,總不可避免的,要背負眾人的期望。但是,千萬別高辜了美國人嘗新的限度,去年我就是因為尚未明瞭這個道理,興沖沖煮了珍珠奶茶去,結果落得沒人理會的下場。於是今年,哼哼......

我打算要做一道咖哩雞沙拉。

有一點點創新,又不太悖離美國人的飲食習慣。

這道菜,是我的旅行回憶之一。

七月將盡的時候,有一天Dien忽然造訪我們家,帶著他到此地度假的弟弟來「拜碼頭」,聊天中談到了他們週末要去芝加哥玩,Dien問,你和霈曦要不要一起去?「保證和你們之前玩的芝加哥都不一樣。」Dien說。

是很不一樣。我們去了小熊隊主場、在找滑板店的路上看到一群人排隊於是也跟著排好吃的 Italian ice、去了outlet、去吃越南麵、Pizza UNO、還有,西班牙餐廳。

說起西班牙菜,我第一時間便會聯想到西班牙海鮮烤飯。事實上西班牙菜的各色小菜「Tapas」才是西班牙菜的精髓所在,我對西班牙菜並不是很瞭解,當天,我們請侍者推薦菜色,當中有一道,就是這咖哩雞沙拉。

我憑著舌尖的記憶列下材料以及可能的作法,逡巡在貨架之間將東西一一買齊回家操作。下廚對我來說,在某部分很像以前在實驗室做實驗,寫預習報告結果報告,先在想像中搬演一回步驟流程,默默考慮增減。

新鮮雞胸肉切成適當大小,用鹽、現磨黑胡椒、少許咖哩粉及乾燥羅勒醃起來。在醃肉的時候將西洋芹、沙拉用胡蘿蔔切丁,cream cheese放室溫軟化,無子紅葡萄洗淨。燒一鍋水將雞胸肉燙熟,瀝乾後和所有材料一起放在大碗裡備用。

軟化的cream cheese加適量咖哩粉扮勻,記得加一點點鹽,因為咖哩粉有些是不會有鹹味的。看著雪白的cream cheese漸漸變成銘黃色很美味的樣子,我和朝的食慾都被咖哩的香氣給誘發,於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地開始試起味道來,拿著西洋芹和胡蘿蔔沾著咖哩醬,就這麼喀吱喀吱的吃了起來。

「你說你要做幾人份的?」

「大概二十人份吧。」

我倆低頭,看著盆內急遽減少的沙拉,相視而笑。

成品味道很好,幾乎和我想像中的相去不遠。在餐會上也受到熱烈捧場,說真的,就算是虛榮吧,但是當自己做的菜博得滿堂稱讚,就算先前採買提東西再累、切切煮煮再麻煩、可能事後還要刷鍋子洗碗善後,但在看到大家品嚐美食笑容的那一刻,都不算什麼。

餐會進行到尾聲,我在長桌前遇到我們系上的金髮帥哥教授比爾,他正拿一道烤蘆筍和茄子配灑了芝麻白飯的菜。

「你今晚吃了什麼?」他問我。

「我有吃你現在拿的那道菜喔!非常美味,我大力推薦!」

「真的?」他笑一笑。「那我也來推薦我今天覺得最好吃的一道菜。」

他伸手,指向我做的那道。一面絮絮向我解釋,這道菜清淡爽口,但又有咖哩的香味,十分健康、云云。

「我真高興聽到你的話。」我笑,帶著幾分狡詐。「因為那道菜是我做的。」

「真的?」老師驚訝了好一下,不過馬上回報以同樣狡猾的笑容。

「嘿,你知道嗎?我也很高興聽到你對『那道菜』的稱讚。」他指指我高度推崇的烤蔬菜。「因為,那道菜是我做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ngingwind 的頭像
singingwind

飛越極光角的歌聲

singing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