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耳紅棗蓮子湯  

這禮拜去買菜時,菜市場外多了一攤賣蓮子的。

熱愛逛傳統市場的人都知道,除了市場建築中的那些固定攤商之外,也不能放過圍繞周邊區域的臨時小攤:帶著自家種的幾把地瓜葉和敏豆就做起生意的老婆婆、賣的東西從鍋碗瓢盆菜刀到來路不明藥物等等,結合古代江湖賣藝和現代購物頻道架勢的口沫橫飛業務員、開著小發財裝滿季節性的食材或水果的大叔……

如果說場內攤商是「市場人生」這齣戲的固定演員,這些場外小販大概就像跑龍套的,看似無足輕重,但並非人人都可擔當此一責任——通常,會在舞台這角出現的,都是最新最熱門的商品。因此入夏以來,蘆筍、水蜜桃、櫻桃……等等輪番上陣,世代交替的巨輪,現在轉到了蓮子。

說是賣蓮子的,其實並不盡然。攤主手上固然不停歇的將蓮子從翠綠蓮蓬中掏摸出來,然後一戳一推地挑出苦心,但那一大盤蓮子旁,紅棗、紅冰糖和白木耳樣樣不缺,一旁支著的帆布招上也是銀耳紅棗蓮子湯的照片。不過,最吸引我的,仍舊是那一畚現剝的白嫩蓮子。

莫名想喝銀耳紅棗蓮子湯,已有一兩星期,真不曉得自己是哪根筋不對?因為我從來就討厭白木耳那種不軟不爛的口感,但最近卻時不時在腦中浮現自己用優雅手勢將一匙甜湯送入嘴中品嚐的畫面,大概是我穿越小說看得多了,才不知不覺肖想起這千金小姐必備的滋潤點心。

想煮這款甜湯,在各大超市都有販售材料包的現今,原料取得並不是問題,但問題是,材料包中各項材料的比例總是好大一包乾白木耳,配上小小一撮看起來暗沈無光的紅棗,和屈指可數的乾癟蓮子,每每令我方伸出的手又縮回來。看多了這類包裝,我不禁納悶,難道沒人和我一樣,在這三種食材中,喜歡蓮子大於紅棗再大於白木耳嗎?

這樣的人或許有,但因為成本考量的關係,符合我心中比例的銀耳紅棗蓮子湯材料包永遠不可能上市。

幸好來了這樣的一個小攤。

我要了一包蓮子。不太愛白木耳的我不想買攤上包好的一大包白木耳,有點不好意思的問:「白木耳能只買20元嗎?」

「可以單買,但是一朵一朵秤喔。」

我點點頭,從敞開的大袋子中揀了朵最小的。有了白木耳當開路先鋒,接下來的30元紅棗和40元紅冰糖也就不那麼難啟齒,零零總總加起來最後買了200元的銀耳紅棗蓮子湯材料——按照自己喜歡比例配的,獨一無二。

當天,煮完晚餐後我按照老闆的教學開工。水滾開之前先下紅冰糖,紅棗捏一捏後丟進糖水中,待得滾開後再添入蓮子和泡發整理好的白木耳,我特別用廚用剪刀收拾地乾淨小塊,希望能借這樣的方式扭轉我對白木耳嚼不爛像一團塑膠的壞印象。

在電磁爐上滾開一陣子後,我將湯鍋移進電鍋裡。斗室中不時傳來使用電鍋時特有的咕嘟咕嘟蒸汽聲,再過一會兒,熬煮蓮子時特有的軟糯甜香緩緩飄散出來……

忽然我明白了自己心中的懸念到底是什麼?是多年前的某個夏日,媽媽煮的那鍋蓮子甜湯,一模一樣的香味瞬間甦醒,還有母女倆當時的對話:

「還是蓮子湯好啊,四神湯裡的蓮子都好少喔!每次都吃不過癮。」我看著空空的碗,滿足地嘆了一口氣。

「因為蓮子比較貴啊。」媽媽愛憐地望著女兒,微笑解釋。

原來我想喝的,是那種被捧在手心嬌寵的感覺,除了疼小孩的父母之外,誰還捨得大手筆煮一鍋全是貴鬆鬆蓮子的夏日甜湯?連我自己都捨不得這樣為自己揮霍,潛意識裡還是要配上膨鬆的白木耳撐場面,還要自我催眠說是為了養顏美容補充膠原蛋白。

不過蓮子攤老闆教得好,我煮出來的銀耳紅棗蓮子湯滑順爽口,在冰箱裡冰隔夜後更入味好喝,不管是蓮子還是白木耳,在糖水中浸潤一晚後都軟嫩無比,只差一點便可達到入口即化的境界,是燥熱沒食慾中午的救贖,除了將白木耳剪成小塊之外,不用花什麼功夫,而且就算只用玻璃樂扣裝,喝起來還是能感受到千金小姐一般的高級,套句大陸用語來說,應該可以算得上一種「腦補」食物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ngingwind 的頭像
singingwind

飛越極光角的歌聲

singing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