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瑙河的結束營業特賣會預計將持續兩個星期,為了五哥、為了吳老闆,也為了向這個陪我們走過許多年的地方鄭重告別,我和孟晞特別抽出不用上班上課的空檔到多瑙河去幫忙。整理庫存、製作標價牌和宣傳海報、在各大網站論壇張貼特賣訊息……等等前置作業都準備得差不多之後,特賣會便在一個陰雨綿綿的星期六下午正式登場。

大概是因為天候不佳,上門選購的客人寥寥可數,讓摩拳擦掌期待客似雲來的我有些失望,吳老闆更在怔怔環顧空蕩蕩的店面,長嘆數聲後對五哥丟下一句「交給你了」便早早離開,只有孟晞和五哥絲毫不受影響——孟晞走到哪兒都是那副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的平靜模樣,而五哥則一如往常地殷勤招呼來客,倒顯得嚴陣以待的我和孟晞可有可無,孟晞乾脆翻起櫃臺旁一箱箱從倉庫清出來的絕版CD,簡直比客人還像客人。

雨,越下越大,店內放得乒乓亂響的德弗乍克狂歡節序曲樂聲中不時夾雜雨滴敲窗打櫺的叮咚碎語,這時,忽然有個人影推門衝進店裡。

是個短頭髮、個子嬌小、戴著粗框眼鏡、穿著T恤牛仔褲打扮中性的女生。她懊惱地望著從牛仔褲褲腳滴下的水珠,看看店內的成排CD又看看自己,似乎拿不定主意要不要更進一步。

我瞟了五哥一眼,確定他有趨前招呼新來的客人之後便追隨孟晞腳步低頭挑揀自己中意的商品。特賣會之前要做的前置準備很多,我們其實沒有太多時間好好將多瑙河的眾多庫存分門別類,只能讓一箱箱混雜著不同作曲家、演奏者和出品年代的CDDVD和黑膠唱片就這麼擺出來,不過這樣倒也多了許多尋寶的趣味,特別在幾千幾百片CD中一眼瞥見自己找了很久的夢幻逸品時。

「哇!傑利畢達克在DG出的布拉姆斯交響曲全集!沒想到還能在這裡見到你!」

我仔細拂去外盒上積存多年的灰塵,珍而重之地拿在手上翻來覆去地欣賞,正沈浸於「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浪漫美好時,忽然有人撞了撞我的肩膀。

我瞪著孟晞,「這套CD我要定了,誰也別想跟我搶!」

孟晞探頭一看,皺了皺眉,「我對傑利畢達克沒什麼興趣。不過,」他朝五哥的方向呶呶嘴角,微微一笑,「我對西貝流士卻很好奇。」

我順著孟晞的視線看過去,只見五哥正口若懸河地向那個剛進門的女生介紹特賣內容。五哥看起來很熱情沒錯,但我知道他向來是個付出全心全力讓每個走進多瑙河的顧客滿意的人,否則他也不可能成為吳老闆不可或缺的助手,在這裡工作了這麼長時間,「你怎麼知道她就是西貝流士小姐?」

孟晞用一副「你是白癡嗎?」的眼神打量著我,半晌,才搖搖頭,說:「你真的從來沒有好好喜歡過一個人,從來沒有體驗過那種只要站在那個人面前,就算講些微不足道的事情也會非常亢奮,好像連血液流速都瞬間增加十倍的那種感覺啊!」他又看了五哥一眼,「你不覺得五哥和她講話的時候光彩煥發,幾乎快變成另一個人了?」

孟晞丟下我,認真幫另一個採購完畢的客人結帳,而我則認真地觀察五哥,可是看了好久也沒看出個所以然來,哎,還是把握時間多搜刮幾片絕版CD比較實在。

我埋頭挖寶,直到背後傳來五哥故意壓低卻明顯聽得出氣急敗壞的聲音:

「喂喂喂!你是來幫忙的還是來湊熱鬧的?」抬頭,五哥橫眉豎目的臉正對著我,繼續數落:「真要挑的話,不會等打烊客人都走了再挑?要是店員把好貨都先挑走了,客人還買什麼?」

「五哥,店裡現在只剩下一個客人。」我提醒他。五哥難得一見的猙獰面孔不但沒有收到威嚇的效果,反而令我更想逗他,不怕死地又補了一句,「而且我對西貝流士一點興趣都沒有,所以你不用擔心我會挑到她中意的東西。」

「檨仔!」五哥脹紅了臉,捏緊拳頭,平常豪邁海派愛照顧人的形象蕩然無存。雖然我知道五哥不可能當著西貝流士小姐的面發飆,但他這副模樣看起來實在嚇人,我不禁懊悔自己的口不擇言,正想開口道歉時,孟晞發話了:

「五哥,檨仔只是開開玩笑,他沒有那個意思。」

孟晞用譴責的眼神狠狠瞪我,我也乖乖低頭認錯,就在氣氛稍微緩和時,孟晞又對五哥說:「但你真的要讓她買到所有她想要的東西,心滿意足地離開,然後就此和她失去聯絡嗎?」

孟晞的聲音很輕很柔,但五哥仍被他嚇了一跳,第一時間便回頭望向西貝流士小姐的方向,確定專心選購的她什麼也沒聽到,才轉頭苦笑道:「不然你倒是說說,除此之外我還有什麼別的選擇?」

「跟她要電話。」我說。

「約她去聽音樂會。」孟晞說。

「直接到她家樓下拉小提琴?」一個清脆的聲音越過我們三人圍成的小圈圈,這麼建議。

五哥、孟晞和我如遇雷殛般彈跳而起,小圈圈迅速分開,又迅速擴大成由三個神色戒備的人組成的包圍圈,被圍在中心的,正是不知何時走到我們身後的西貝流士小姐。

------

如果真有人知道哪裡可以買到傑利畢達克在DG出的布拉姆斯交響曲全集的話,請務必通知我,謝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ngingwind 的頭像
singingwind

飛越極光角的歌聲

singing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