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生會的巨大成功讓我更進一步融入實驗室,雖然我不會用微量滴管、不曉得怎麼跑電泳、更不明白放在離心機裡那些試管中的玩意兒和老鼠之間的神秘關連,但大家越來越能接受我成為這裡的一份子。被其他人視為自己人當然好處多多,只不過當丘筱雁也將我當作團體一員,開始對我軟語央求時,我只覺得頭皮發麻。

最常見的就是這種要求:「檨仔學長,可以幫我買午餐嗎?」

「我還在趕公文耶,我請聿彥學長幫我買,妳也可以拜託他。」幸好要幫老闆處理的公文很多,而且疼愛學妹的聿彥幾乎都在實驗室,讓我這個推託的藉口能用了又用。

不過,擁有能高中動物研究所榜首聰明才智的丘大小姐很快就有買午餐之外的任務交辦給我,「檨仔學長,那你等一下去行政大樓送公文時可不可以順便幫我到郵局繳手機費?」

「送完公文之後我得去外面影印店幫老師拿講義,郵局太多人了我怕會耽誤時間,沒辦法幫妳。」開什麼玩笑,我可不是第一天和什麼都要人伺候的公主們打交道,抬出老闆這尊大神,再配上一副真遺憾沒辦法效勞的表情,就算公主心裡氣得牙癢癢,表面上仍要維持自己的形象,一句抱怨也不敢說出口。

倒是在一旁聽到我倆對話、和丘筱雁同是研一生的廖峻明主動提議:「筱雁我幫妳繳吧!我剛好要去郵局領錢。」

公主一甩手將帳單丟給峻明之後扭頭就走,不知有意無意,她並沒有留下該付的錢。我望著神色如常默默收下帳單的峻明,心中暗嘆,又是一個心甘情願的傻瓜。

「檨仔學長你別擔心,我繳完錢再跟她拿就好。」峻明看到我憐憫的眼神,大方解釋,「我跟筱雁是大學同班同學,她也是我的實驗搭檔,她這個人就是這樣,偶而會有點任性,我已經習慣了。」

這樣只到「偶而會有點任性」的程度嗎?我瞪著峻明不敢置信,這些理學院高材生的科學歸納思維和邏輯推理能力一放到女生面前就當機無用了嗎?

峻明看到我的反應,微微一笑:「她只對她有好感的人任性,所以檨仔學長,筱雁會這樣是因為把你當成朋友喔。」

我徹底無言。開始思考該不該找機會衝到丘筱雁面前抓住她的肩膀用力搖晃恐嚇她說請不要隨便把我當成你的朋友!

當晚,難得的積木房三人晚餐時間前,五哥在廚房準備做拿坡里義大利麵時,我搶先分享近日苦惱事項,免得破壞了等一會夜景美食物佳的愉快氣氛。

「搞不好她不只把你當朋友。」孟晞倚在流理台旁看五哥刷刷揮刀片青椒。

「對啊檨仔,還記不記得咱們的大提琴首席?你不覺得這位丘小姐的行為和她有點像嗎?」

聽了五哥的附和,我不禁一陣惡寒。大提琴首席何佩棋是我修樂團課的夢魘,當年這位小姐每次團練都要我幫她搬琴搬譜架搬椅子,而我也屈服於「首席」二字的淫威之下不敢不從,但糟糕的事還在後頭,折騰了好幾個月,這位小姐變本加厲,連不上樂團課時都跟在我後面要求這要求那,直到我終於忍無可忍,放話要她別再來煩我,她卻哭著跟我說「因為我喜歡你啊!」。

這些女生的腦袋裡裝的到底都是什麼啊?

孟晞隨手遞了一罐蕃茄汁給我:「瞧你臉色難看的,要不要補一補血?」

「孟晞別鬧他了!蕃茄汁是要用來做菜的,還給我。」

五哥開火熱鍋,將洋蔥倒下去翻炒,鍋鏟鏗鏗鏘鏘,抽油煙機轟轟隆隆,暫時沒有人開口讓已經很嘈雜的廚房更加嘈雜,我藉機喘了喘氣,想好另一個話題。

「五哥,你最近跟西貝流士小姐怎麼樣?」

「『多瑙河』都要倒了,還能怎樣?」五哥低頭攪拌義大利麵。

「說到這個,我有內線消息說明年某交響樂團要演西貝流士第二號交響曲加小提琴協奏曲,你可以準備約西貝流士小姐去聽了。」孟晞竟然配合我轉移焦點,想必他也很關心五哥和西貝流士小姐的進展吧。

「她姓盧,不要老叫她西貝流士小姐。」

五哥開始裝盤,示意我和孟晞將義大利麵端出去,他自己則端著烤大蒜麵包和啤酒,三個人走到庭院的老位置,按照慣例,當天最幸運的人坐塑膠圓板凳,其他兩個比較悲慘的人則可以一個人霸佔一整張長椅。

孟晞放下盤子,毫不猶豫地坐上幸運寶座,看看我、又看看五哥,露出貴公子式的迷人微笑:「我最幸運,因為在場三人之中,只有我再也不需要尋尋覓覓,猜測陌生人的心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ngingwind 的頭像
singingwind

飛越極光角的歌聲

singing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