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較於傾覆小宗學長樂器行和多瑙河的現實風浪,實驗室的研究助理生活顯得平靜許多,或許這份工作和音樂八竿子打不著邊,或許練了二十年大提琴卻來做登記成績、核銷預算……等工作會被譏笑浪費專業訓練,但至少我有一份工作,一份不僅僅可以賺進餬口薪水,也能從完成業務得到成就感的工作。

當然,如果這份工作可以扣掉那位嬌滴滴的丘筱雁大小姐的話,那就更完美了!

在女生堆中長大的我,也許沒有賈寶玉對姐姐妹妹們的心思來得觀察入微,但也見過許多認為所有人都該以她為中心轉來轉去的女生,因此非必要我不想和丘小姐對話,更別說有什麼牽扯,於是我將布丁奶茶變成布丁的原因原原本本告訴聿彥,給他和學妹更進一步接觸的機會。聿彥也不負我的囑託,將大小姐哄得眉開眼笑,完全沒發現我才是幕後黑手。儘管三不五時仍會有人拎著布丁奶茶到實驗室進貢,但有了開始警覺的聿彥,我再也不需要處理,自有威嚴的學長出面。

平靜的日子過了幾天,便到了老闆的生日,實驗室眾人按照往年慣例出資聚餐,負責訂位的我徵得大家同意後,將僅能容納十人的「青橄欖」整間包了下來做為慶生場地,還把學生時代經常負責辦聚餐活動的五哥拉來幫忙。

以第一次操辦這類活動的標準來說,我這個主辦人成就斐然:蕃茄肉醬麵、奶油寬麵、焗烤千層麵……等,各式各樣的義大利麵擺滿長桌,再加上其他菜餚,鋪排起來的氣勢媲美任何一間吃到飽餐廳。每個人端著盤子嘗一些這個嘗一些那個,身為壽星的老闆帶了好幾瓶紅酒、白酒任人挑選品評。觥籌交錯,高談闊論,氣氛熱烈,連多喝了幾杯臉蛋紅撲撲的丘小姐看起來都順眼了幾分。

等大家都吃得差不多,服務生撤去殘餚,清空桌面,送上「青橄欖」的招牌提拉米蘇和飲料。在燈光調暗的空間中,燭火輕輕搖曳起來,我握著久違的大提琴,深吸一口氣,坐上擺在餐廳中央的椅子,揮弓而奏。

我想著晴麗秋日從研究室旁玻璃窗大片流淌進走廊的金燦陽光,想著在我臥室外翠綠昂揚生氣勃勃的芒果樹,我全心全意地想著要將這樣的明亮堂皇用音樂娓娓道出,和坐在我周遭,每天都有七、八個小時和我共處一室的這些人分享。萃陽、聿彥、瑋誠……,除了老闆之外,我知道我的聽眾對巴哈是哪號人物一無所悉,但這一點也沒有關係,只要他們能夠從稍縱即逝的旋律中抓住一絲璀璨、得到一分感動,那就夠了。

「巴哈,無伴奏大提琴第一號組曲,前奏曲。」一曲終了,我朗朗宣布曲名。

大家熱烈鼓掌,「安可」聲此起彼落。

儘管我沒有什麼心理準備,但每個音樂演奏者總會有幾首爛熟於胸、以備不時之需的曲子,於是我五指如飛,迅速在琴弦上滑動,大黃蜂從琴弦間振翅而起,眾人先是一愣,隨即又是歡呼又是鼓譟地,伴著滴溜溜地滑音,在小小的義大利麵店中喧騰不已。

一首接著一首,掌聲混著酒意,讓我越拉越是起勁。我不記得那天晚上究竟演奏了幾首曲子:巴哈無伴奏、大黃蜂的飛行、頑皮豹、新不了情、千里之外……,古典的、流行的、隨性的,我一面揮動琴弓,一面琢磨聽眾的情緒,感覺自己全身毛孔洞開,全心全力使出渾身解數,就是想讓大家聽得驚奇、聽得開心、聽得暢快。

當然,最後少不了一首慶生必要的生日快樂歌。眾人和著琴音,齊聲開唱,再一起舉杯敬酒。

那一刻,老闆臉上感動的表情讓我莫名滿足。

曲終人散之後,我留下來和五哥及青橄欖的工作人員一起收拾場地。五哥瞥了一眼靜臥在旁的琴盒,「你今天開了一場小型演奏會呢。」

「對啊,還是難度最高的即興發揮。」我的血管裡彷彿還流著大量腎上腺素,連語調都有揮之不去的亢奮,「你知道,我一直想在自家書房開一場小小的演奏會,拉琴給最親密的朋友聽,開放點歌,誰想聽什麼我就拉什麼。我可以直接感受到聽眾的喜怒哀樂,然後用音樂加以回應。雖然不是真的發生在我家書房,但今天這場演出的感覺比我想像得還要完美。」

「我知道。」五哥拍拍我的肩,「檨仔,我要跟你道謝。」

我也拍了拍他的肩,並且和那張稍稍恢復豪氣的國字臉微笑相望。我沒有問五哥要謝我什麼,而五哥也沒有說。

一切,盡在不言中。盡在一整晚的樂聲之中。


創作者介紹

飛越極光角的歌聲

singing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