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1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站在張教授和我約定面試的那棟大樓前,我瞪著眼前高懸的「動物系」牌子,難以置信。

「動、物、系?」即使腦袋都快被想破,我還是記不起來,自己到底什麼時候鬼使神差的投了履歷到動物系?

singing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颱風果然來勢洶洶,隔天果然停止上班上課。雨下得鋪天蓋地,沒人有興致出門覓食,於是中午時分,積木房三人齊聚家中廚房,我和孟晞好整以暇地坐在餐桌旁,觀賞鄭五福大廚提起茶壺,將剛燒好的開水傾出壺嘴,以優雅弧度落入一碗碗揭開封口、灑上調味料的泡麵中。

我開玩笑道:「五哥,如果『多瑙河』倒了,你可以考慮去餐廳求職。」

singing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結果你到底是怎麼走出那裡的?」孟晞問。

晚餐是孟晞回家時順手買的排骨便當,下了一整天總算暫時停歇的雨澆熄了不少暑意,五哥賣小提琴去了,這天晚上只有我和孟晞在家。不需競爭幸運寶座,我們倆各據一張長椅,眺望山腳下慢慢點亮起的盞盞繁星,邊吃便當邊閒聊。

singing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對於那些不認為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音樂系畢業生得放下樂器離開舞台而我就是其中之一的人力資源主管而言,或許我的確是涉世未深的稚嫩小狐狸,在他們飽經歷練的火眼金睛下原形畢露。

不過如果我應徵音樂工作的話,這個問題就會迎刃而解吧!接到某樂團的面試通知後,我抱著積極樂觀的心情,抖擻精神,咬緊牙關,準備再次於攝氏三十多度的溽暑中穿上全套西裝,展現本人氣質與才能兼具的實力。

singing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走出開了舒適空調的辦公大樓,炙烈驕陽如同融化滾燙的鐵漿一般當頭沖下,穿著長袖西裝外套的我熱得頭暈眼花,趕忙伸手扶著路旁行道樹樹幹。

如果我在這裡昏倒,明天報紙的頭版頭條會不會是:「某大學音樂所碩士生旅行社求職被拒,深受打擊昏倒送醫……」記者一定會去採訪人事部李主任,想到她那雙眼睛精光閃爍,侃侃而談方才面試情況,我就不禁冷汗直流。

singing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的求職生涯第一站,是一間規模頗大的旅行社。

一走進位於高級地段的辦公大樓,便可以看到笑容可掬的空服員人形立牌在電梯旁恭候大駕。辦公室外有窗明几淨的待客區設置了許多張圓桌,每一張桌子上都有可供查詢旅遊資訊的電腦。穿著黑色套裝,看起來氣質出眾的櫃臺小姐請我在其中一張桌子旁坐下稍候時語氣輕柔,還體貼地端了一杯冰水給我。環顧四周,幾乎每一張被佔據的桌子旁都有一個帶著識別證的人,相當專業地侃侃談著:「要不要考慮這個九寨溝雙飛的行程,不但節省時間又可以玩得舒服……」、「九月的北海道雖然沒有薰衣草,但是有鮮美的螃蟹可以吃,最適合喜歡海鮮的人了!」或者「您這張照片的頭太小了,不符合護照送件的規格噢。」

singing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盛夏日長,從系館參加完畢業典禮後回到綠色積木房還能睡個午覺,養足精神迎接晚上的畢業兼入厝慶祝會。前一天晚上分派工作時,五哥和孟晞異口同聲表示:絕對不能讓一個路癡包辦採購差事,因為如此一來在巷弄中繞來繞去繞掉半個晚上找不到出路這件事百分之百會發生,到時害他們兩人少喝半打啤酒事小,要是有人餓到昏倒或者胃潰瘍發作就麻煩了。

既然他們如此堅決,被認為是路癡的我樂得多睡了會回籠覺,直到黃昏時分才下樓整理慶祝會場地——我們三人初次邂逅積木房那天晚上醉極而眠的前院。

singing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生孟晞者其父母也,知孟晞者其女朋友也。

經過雅棻一番指點,我和五哥終於在僅存的練習時間中摸清孟晞肚裡那隻迴蟲的長相,於是乎一首鋼琴華麗激情,大提琴和小提琴雖然不那麼煽動但也表現出恰如其份浪漫感動的大公,終於在畢業典禮那天,完美地從台上三人指尖操弄的琴絃下流洩而出。

singing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等了又等,我終於在MSN上等到雅棻。

「妳那邊幾點啦?還沒睡喔?」夜貓子何小姐正在美國東岸一個令人總是搞不清楚時差幾許的地方,因此我們倆之間的對話總是這麼開始。

singing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研究生——特別是即將畢業的研究生——的時間觀念總是有點歪斜:忙著練琴、忙著應付老師、忙著寫論文、安排畢業演奏……。諸事雜沓而來,開學之後地瘋狂忙碌彷彿將我隔離在另一個世界,孤伶伶地,即使好幾天沒跟任何人講話也不奇怪。身處在焚膏繼晷的昏天暗地之中,再次在琴房外的走廊上遇見五哥,已經是一個多月之後。為了慶祝這難得的重逢,兩人因此揀日不如撞日,決定來場午餐約會。

走在校樹青青的明媚校園裡,五哥不知是否正和我一樣充滿光陰似箭歲月如梭的感嘆,良久良久都相對默然。我忽然想起畢業典禮上我們該提供的餘興節目,趕緊問五哥:「那個,畢業典禮,你想到什麼曲子了沒?」

singing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來彈鋼琴。」孟晞說。

「這不好吧!」五哥和我,異口同聲反對。

singing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