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11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妳怎麼了?妳在這裡做什麼?好像非得用這兩句話才能把妳叫回地球哦?」阿慶回憶起當時情況,忍不住攤攤手,有點無奈但又很迫不及待地嘲弄她:「妳平常都住在哪?火星嗎?」

「我比較喜歡塔圖印。」祐帆微笑。「你知道,那個龍蛇雜處的沙漠星球,所以你這種怪人我看多了。否則你倒是說說看為什麼我看到一個號稱好學生的人又喝酒又抽煙的居然還沒被嚇到?」

「因為你當我是你的『酒肉朋友』?」阿慶試探性地問。其實,他也很想知道答案。即使經過這麼多年,他還是好奇她當年怎麼沒被他嚇跑?

singing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妳怎麼了?妳在這裡做什麼?好像非得用這兩句話才能把妳叫回地球哦?」阿慶回憶起當時情況,忍不住攤攤手,有點無奈但又很迫不及待地嘲弄她:「妳平常都住在哪?火星嗎?」

「我比較喜歡塔圖印。」祐帆微笑。「你知道,那個龍蛇雜處的沙漠星球,所以你這種怪人我看多了。否則你倒是說說看為什麼我看到一個號稱好學生的人又喝酒又抽煙的居然還沒被嚇到?」

「因為你當我是你的『酒肉朋友』?」阿慶試探性地問。其實,他也很想知道答案。即使經過這麼多年,他還是好奇她當年怎麼沒被他嚇跑?

singing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祐帆很清楚自己的耐性向來不如阿慶。她知道,只要是他感興趣的事他就可以一直一直持續下去,不會失去注意力,也不會感覺疲累。但她也知道,只要有另一個目標出現,好奇心旺盛的他十之八九會被吸引過去,暫時忘記目前這件。

既然神不理會她的要求,依然下雨下個沒完,那就只好靠自己囉。

「一直說一直說,口渴了沒呀?」她轉過頭,擺出最嫵媚的笑容面對阿慶:「啤酒再不喝會變苦耶!」

singing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們芝加哥的天氣一向都這麼差嗎?」

窗外,歡然喧嘩的雨聲幾乎蓋過他的問句。看到玻璃再次映照出劃裂遠天的銀紫光芒,阿慶不禁皺眉。

「沒有哇!在某紐約客抵達的今天以前天氣都很好,秋高氣爽晴空萬里。」

singing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