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都已經快要忘記上一次一面閃躲講台上老師的眼神、一面偷偷摸摸地從桌子底下將紙條傳給同學的經驗是發生在什麼時候了,就像我都已經幾乎不記得上一次自己在夜深人靜的孤燈之下聽著筆尖的鋼珠沙沙畫在信紙上的聲響、在心裡思念著誰、整整齊齊地寫下一句句想告訴他的話的模樣。

singing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